1992年,为传宗接代夫妻俩找村里人“帮忙”,6年后丈夫离奇身亡

2021-12-31作者 足球人

 


文 | 史记新说

1992年,在四川汉源县富春乡刘家村一家农户中,丈夫和妻子因为生不出孩子的事情整日唉声叹气,之后两人决定“借种生子”。

可令人唏嘘的是,孩子出生6年之后,丈夫却在马路上离奇身亡,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案发公路

1.选定“借种”人选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22岁的白淑琼嫁给了曹忠武,结婚几年一直没有孩子,慢慢的家庭矛盾就显露出来了。

曹忠武是家中的独子,这家中传宗接代的任务自然是在他身上。他和白淑琼结婚之后,母亲就时常催促两人快点要孩子,好让自己赶紧抱上大胖孙子。

但是曹忠武和白淑琼结婚好几年了,两个人也在努力要孩子,一直都没怀上孩子。就这样,感情慢慢开始有了裂痕。


而婆婆有时也会给白淑琼甩脸色,有时候冷嘲热讽说因为她的原因,才怀不上孩子的。

白淑琼听一次两次也就算了,时间一久她也忍不了,直接和婆婆吵起来:“我健健康康的才没有问题,说不定是你儿子的问题了。”

白淑琼忍不了这种委屈,加上夫妻二人也的确很想要孩子,于是就去了县城医院做身体检查。


这一查,的确是曹忠武没有生育能力,婆婆就是冤枉白淑琼了!白淑琼将检查结果放在婆婆面前,这下子,婆婆再也无话可说了,只有叹气。

但同样叹气的还有曹忠武夫妻俩,两人都想要孩子,一直勤于房事就在努力,但这检查报告一出,一家人想要个孩子的希望就破灭了。

1992年的一天,曹忠武和白淑琼两人开始商量起了“借种”生子的事情。曹忠武觉得,老曹家传承香火的责任还在自己身上,既然自己没有生育能力,那就找个有生育能力的男人“借个种”。


这话刚开始和妻子白淑琼说的时候,她有点不同意的,毕竟要和丈夫以外的人发生关系,这要是传出去那不是被村里人耻笑的吗?自己的名声都没了。

曹忠武还是坚持要“借种生子”,他和妻子说了好几次之后,白淑琼有些动摇了。夜里白淑琼躺在床上,看着身旁呼呼大睡的男人,想着丈夫说的话也有道理,毕竟他生不了,自己要是不和别人“借种”,那这辈子可能就没办法做母亲了,等老了也是无依无靠的。

于是第二天醒来后,白淑琼和丈夫说自己同意了“借种”的事情。


曹忠武边抽着烟边说:“那就选咱们村的那个张某吧,他为人老实忠厚,这事儿保密性也很有保障。”

可是白淑琼却没同意,她说:“既然都打算这样做了,那为啥子不找个机灵点了,我看邻村那个曹正昂就不错,他长得也帅,别人都说他很聪明。”


曹正昂

曹忠武不想找邻村的人,白淑琼也不同意丈夫选出的木讷张某,两人各执己见。

吵着吵着,白淑琼开始哭喊:“还不是因为你生不了,不然我能做这种见不得人了事儿,你不要儿子拉倒,我也不管你了!”

曹忠武看到妻子哭了,连忙上前去道歉,自己也是羞愧难当,有苦说不出,最后只能同意了妻子的提议。


2.秘密借种

没几天,曹忠武就约了邻村的曹正昂喝酒。其实之前两家人也都认识,只是关系没有那么近而已。

曹正昂多年前和妻子离婚,如今单身一人,还带着一儿一女,一直没有再找个合适结婚的对象,所以曹忠武夫妻找他“帮忙”再合适不过了。


曹正昂的女儿

男人和男人之间,几杯酒下肚,就将话说开了。曹忠武边说边喝闷酒,因为他内心是极其不愿意的。

但为了传宗接代,只有将自己的妻子“奉献”出去,才能有儿子。

曹正昂一听内心立马喜悦起来,还在暗暗想着:我说这平时都不咋约我,今天咋突然约我喝酒,原来是给我送女人呢。

而且曹忠武还说,白淑琼怀上孩子之后,曹正昂就不能和她再有来往了,两人之间约定的报酬也会给他。


曹正昂看着年轻貌美的白淑琼,想着这等好事不要白不要,不但有女人,还有钱,自己是稳赚不赔呀!

喝完酒之后,曹正昂就满心欢喜地回家了。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曹正昂总会趁着村里人少的时候,跑去曹忠武家中。

曹忠武看到曹正昂来了,只能无奈地将他带去妻子那里。刚开始,曹正昂和白淑琼还会有点放不开,但曹正昂来得频繁了,两人经历又肌肤之亲,也就没什么放不开了。


曹正昂来白淑琼的屋里那跟回到自己家中一样,而每当这个时候,曹忠武就只能给曹正昂“腾出地方”,要不是去院子里,要不是去厕所里,一根一根的抽着烟。

这种主动给自己“戴绿帽子”的做法让曹忠武感到很憋屈,但为了要个儿子他也只能默默承受。

果然,他们选出来的“种子选手”曹正昂也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没过多久,白淑琼就怀上了。1993年,白淑琼顺利生下一个大胖小子,这让曹忠武一家人都很高兴,毕竟曹家终于有接班人了。


而曹忠武也像当初和曹正昂约定的一样,将钱给他,并且告诉他,以后不能再和自己的妻子白淑琼来往。

本以为这种愚昧至极的荒唐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但更疯狂的事情还在发生。


3.暧昧不断起杀心

在“借种”顺利生下孩子之后,曹忠武明显感觉自己的妻子对自己冷淡了,甚至自己想要和妻子亲热,妻子也是不情不愿的。

但妻子却对孩子的生父曹正昂关系很是暧昧。虽然曹忠武已经说过不让曹正昂来自己家中了,可是曹正昂还是会偷偷过来。

有时候,趁着曹忠武不在家,两人就像之前那样继续欢好。


但妻子白淑琼也不是吃素的,他开始怪曹忠武:“没出息的男人光会说我,你咋不去找曹正昂嘛,他不来我就不和他来往,是他招惹我了。”

曹忠武和妻子吵完之后,就直接骑着自行车去了曹正昂家中,找到曹正昂就开始破口大骂:“你个不守信用的东西,以后别和我婆娘在来往,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一顿狠话说的曹正昂是无地自容,毕竟这种事情对名声不好,本来之前的约定也是秘密进行的,再传出去,自己以后在村里也抬不起头来。


但曹正昂可不是老实本分的类型,他先假意将曹忠武哄好,等曹忠武火气下去,将他送走,曹正昂就开始想着以后怎么和白淑琼私会了。

毕竟两人欢好了好几个月,白淑琼这个女人现在对自己也不反感,现在放弃白淑琼自己也舍不得。

这天趁着曹忠武出去办事,孩子又是奶奶在带的时候,曹正昂和白淑琼又偷偷私会了。

一番缠绵过后,曹正昂和白淑琼说:“你们家太不安全了,现在我们也不能和曹忠武翻脸,以后咱俩就偷偷约在我家吧。”


白淑琼眼神幽怨回答:“可是他现在看我也挺紧的,我出来一趟也可不容易。”

曹正昂就说:“这件事本来也是你丈夫约我喝酒,让我参与进来了。现在我也可喜欢你,让你直接离开我我也是不舍得的。”

白淑琼沉浸在曹正昂的甜言蜜语之中,现在她的心都在曹正昂身上,以后怎么躲着丈夫偷情的确是个麻烦事儿。

“为了以后咱俩能光明正大地来往,不如...”曹正昂接着说道。


白淑琼也觉得自己的丈夫是个碍手碍脚的家伙,陷入曹正昂的温柔乡之中,这个女人的大脑就来不及思考太多了。

两个狠毒的男女在一番商量之后,决定将曹忠武杀掉,这样两人就能畅通无阻地来往了。

4.危险的田间“约会”

自从“借种”这事儿发生之后,曹忠武就一直闷闷不乐,但他还是想让妻子回归家庭,回到自己身边的。

想起之前为了求妻子不要再和曹正昂往来曹忠武男人的面子而已不顾了,直接就跪在地上求白淑琼了。


但是最近几天,曹忠武发现妻子白淑琼对自己比之前热情多了,两人的关系也有点缓和了。

1998年12月26日凌晨,白淑琼对丈夫说:“今儿晚上是咱们家浇地了,我和你一起去吧,咱俩也好久没有去散散步了。”

曹忠武听到妻子这样讲,自然是高兴极了,毕竟之前妻子都不怎么和自己亲近,现在终于可以好好和妻子浪漫一下了。

两人趁着月光,手拉手走在田间小路上。一路上白淑琼和曹忠武说:“之前也有我的不对,现在我想明白了,我以后还是和你好好过日子,不让曹正昂在影响咱们俩的感情。”


曹忠武心中自然是高兴的,以后要更加待妻子好点。但他却没想到,一场巨大的危险却在悄悄靠近。

当白淑琼把曹忠武领到更偏僻的地方之后,早就埋伏在那里的曹正昂突然从暗处出现,拿着锄头一下就将曹忠武打翻在地上。

曹忠武毫无防备,被锄头砸翻在地上之后,疼痛感还没缓过来,曹正昂的锄头就又砸到了自己的脑袋上。

狠狠的几下之后,曹忠武的血流不止,心跳也停止了。白淑琼就站在旁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情人将丈夫杀死,心中还有一些喜悦之情。


这对歹毒的男女将老实的曹忠武杀掉之后,就合力把曹忠武的尸体搬上了自行车,然后趁着月黑风高,慌张地将曹忠武的尸体扔在了公路上。

他们以为自己做得万无一失,想让曹忠武的死伪装成意外的交通事故身亡,但是没想到,第二天他们就收到了国家的“银手镯”。

5.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第二天清晨警方就接到了报案,立马出警赶到现场。警察查看尸体后立马就得出死者是脑部受到重击身亡,并且死者的鞋子上有泥土,身上也有拖拽的痕迹,这里根本不是案发现场。

杀人抛尸,伪装车祸去世,这是有计划的谋杀!


被害人曹忠武

一天时间,这件案子就破了,汉源县警方将白淑琼和曹正昂带回警局之后,警察几句话就问出了杀人的真相。

曹正昂交代,自己就是报复性杀人,因为他阻碍了自己和白淑琼约会,自己心中气不过,因此才想要杀掉曹忠武。

白淑琼也是这样坦白的,但是记者问到:“既然你和丈夫没感情了,为什么不选择离婚呢?”

让人无语的是,白淑琼回答:“我和曹正昂的关系还没有和我丈夫的关系好......”

而曹正昂这边记者问到:“你有没有想过娶白淑琼?”

曹正昂毫不犹豫地回答:“没有,这个没有想过的。”

两人这种回答实在是震碎了在场所有人的三观。

1999年11月18日,曹正昂以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在曹正昂生命的最后一刻,警察通知曹正昂的家人来监狱探视,见他最后一面。

在派出所,曹正昂年过七旬的老母亲哭得伤心不已,拉着警察的手不放,一直在求着警察:“你们放了他吧,党把他教育好,让他好好改造,把他留下来吧。”

可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院的判决是公正的,老人再怎么求情也没用。

民警问老人要给儿子收尸吗,老人两眼泪都止不住,说了句:“收尸,我没有钱。”


记者又来到了曹正昂的家中,破旧的小房子和昏暗的房屋,一切都像是在诉说着这个家庭的悲剧。

记者采访了站在房间里的小姑娘,问她哥哥现在还上学吗?

小姑娘回答:“自己还在上学,哥哥已经不上学了。”


当曹正昂见到年迈的母亲和自己的一双儿女,带着泪腔对他们说:“妈妈,对不起......”

之后情绪稍微平复一下后,他挨个亲吻了自己家人的脸颊,边落泪边给儿女说:“你们一定要好好读书,爸爸现在犯了罪,你们一定不要犯罪,听到没有。”

儿女在身旁也是伤心不已,曹正昂还说自己死了之后要将自己的躯体献给国家,不用家人给他准备后事儿。

可是哪有做母亲的不疼爱孩子,曹正昂的母亲还是从布包中掏出了一双袜子,她说不想让儿子光脚走在黄泉路上。


“杀人偿命”,犯下如此重罪,到执行死刑的时候幡然醒悟,这代价实在是太过沉重。但正义永远不会迟到,法律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

曹正昂的前妻也在派出所门前痛哭,虽然多年前离婚两人没有感情,但毕竟两人有两个孩子呢。

现在孩子的爸爸犯了死罪,她想接走孩子抚养,但孩子不跟她走,她在街上就嚎啕大哭起来。

最后在民警的劝说之下,小姑娘才放下倔强,终于喊了一声妈。曹正昂的前妻立马将女儿搂在了怀里。


死者曹忠武这边呢,“借种”生下的孩子已经快6岁了,跟着奶奶来到爸爸的坟前。

本来有两个“爸爸”疼爱的他,现在全都没有了,但是他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奶奶将自己领到这里,痛哭起来。

曹忠武的母亲在儿子坟前痛哭,不断说着:“杀害你的坏人已经被判死刑了,坏人终于得到惩罚了,你在九泉之下也能安息了。”


曹忠武的妻子白淑琼被判了死刑缓期执行,最后在监狱改造16年之后,在2015年出狱。

事件反思

纵观整个悲剧发生的起因,是因为曹忠武夫妇“借种”的愚昧想法。

也有人会问,想要孩子为什么不做试管婴儿呢?

1988年我国最早的试管婴儿才出生,而那时候的四川偏僻农村之中,根本连听说也没听说过。

再一个就是,试管婴儿的费用,可能是全家所有的钱加起来都不够的,因此他们就走上了“借种”的错误之路。


试管婴儿

愚昧至极的“借种”,引发了一场畸形三角恋,最后导致两个家庭家破人亡。

“借种”一事本来就是法律不允许的,曹忠武和曹正昂之间的“协议约定”是违反了公序良俗,没有法律效力的。

并且,“借种”生下来的孩子身份特殊,自作聪明想要掩人耳目,最后不但闹得全村皆知,还不利于孩子以后的健康生长。


曹忠武的儿子

曹正昂和白淑琼为“出轨”杀害曹忠武,让这场荒唐事演变成了一场谋杀案,再后悔也要承担之后的后果,他们不值得同情。

谁把法律当做儿戏,谁就必然亡于法律。任何时候,我们都不应该做触及法律的底线的坏事。

网友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